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美国医生从中国走私药物被捕入狱,没想到竟是小苏打

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在新冠疫情初期被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和一些医疗专业人员吹捧为一种可能有效药物,这也让一些人看到了“发财”的机会。

但是这种药物并不容易获得,钻到“钱眼”里一名美国南加圣地亚哥的医生詹宁斯·瑞安·斯塔利(Jennings Ryan Staley)于是同意了一家中国供应商的建议,将 26 磅重的货物故意贴上错误的标签以“山药提取物”试图绕过美国海关走私进口。

不过让人尴尬的是,根据美国检察官办公室的说法,他从中国供应商那里走私的货物经海关拦截后发现,里面只是小苏打粉,该办公室在法庭文件中写道,“斯塔利本人被另一个利用疫情的不择手段的骗子给欺骗了。”

根据司法部文件,在去年对“违法进口罪”认罪后,5月27日,斯塔利被以“欺骗罪”被判处30天监禁和一年的家庭看管。美国地区法官冈萨洛·居里尔(Gonzalo Curiel)还命令斯塔利支付10000美元的罚款,外加 4000 美元的政府赔偿金——这是 2020 年 4 月他向卧底特工出售的羟氯喹礼宾“治疗包”的费用。

另外,他还面临着可能的吊销医疗执照处罚。本月早些时候,因为药物测试多次查出他使用可卡因,他同意在接受药物滥用治疗期间自愿暂时吊销他的医疗执照,检察官说,州医疗委员会已表示打算对他采取其他制裁措施。

自动草稿

47岁的圣地亚哥医生斯塔利在伊利诺伊州长大,2005年左右从医学院毕业后加入空军,退伍后他搬到圣地亚哥并在卡梅尔谷(Carmel Valley)开设了 Skinny Beach Med Spa,在德尔马(Del Mar )和圣胡安卡皮斯特拉诺(San Juan Capistrano)设有办事处。该水疗中心的网站上宣传提供“世界级的美容创新”和“无需手术即可抗衰老”的治疗方法,包括肉毒杆菌毒素、塑身、脂肪转移、高压氧疗法和激素疗法。

当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将羟氯喹变成治疗新冠的一种可能的方法后,这种药物获得热烈的追捧。斯塔利也开始寻找这种药物并向自己的顾客推荐。

斯塔利在一些社交媒体帖子和他10000多名订阅者中宣传了他自己的“新冠治疗包”。

其中包括 4000 美元左右的家庭 VIP 治疗包,其中包括 90 天7*24小时全天候家访或远程医疗咨询、为全家人开具个性化的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处方、抗焦虑药物和新冠病毒检测。

在另一个网站上,斯塔利还以 495 至 595 美元的价格出售了羟氯喹/阿奇霉素试剂盒,这些试剂盒被吹捧为“在抗击新冠取得了巨大成功”。

直到圣地亚哥新闻媒体10News 报道了可疑的营销活动后,联邦调查局展开了秘密调查。​

联邦特工冒充成一位有妻子、三个孩子和年迈父亲的富有基金经理与斯塔利联系后,他向特工出售了昂贵的家庭贵宾套餐。

在与卧底特工的近一个小时的录音电话中,斯塔利吹捧羟氯喹是他赌上生命的“神奇疗法”。他驳斥了对这种药物疗效的怀疑,将言论归咎于政治。

“很难相信,这几乎好得令人难以置信。”根据诉状斯塔利当时说。他还表示,“我在医学上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你知道的。真的,我什么都想不出来。也就是说,你得了一种在数小时内就会消失的疾病。”

辩护律师说,斯塔利是被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诱导做出有罪陈述。录音中的谈话并不表明斯塔利对大约30名开了治疗包的患者都做出这些药物可以 100% 治愈或任何承诺,“每位患者都获得了有关药物的详细说明和信息,包括直接取自 FDA 网站的情况说明书。”

律师还说,只有一个价值 4000 美元的套件被卖给了一位富翁,而其他患者则都是低价治疗包。

自动草稿

但在与特工的谈话中,斯塔利被记录不仅吹嘘自己的生意兴隆,还声称他“在周日晚上将最后一批羟氯喹从中国走私出境”。他还说中国经纪人“欺骗了海关”,称这是“山药提取物”。

律师说,负责羟氯喹采购的是中国经纪人,由于中国暂时禁止向美国出口,是该经纪人建议将产品标记为山药提取物,不是斯塔利,“Staley 博士为患者提供的每一种药物都是从有执照的美国药房采购的。”

特工于4月9日收到了他的治疗包,其中包括“盒装阿奇霉素片;瓶装通用 Xanax 和伟哥;棕色小信封中的羟氯喹和装在透明的小塑料袋里的氯喹。”

一周后,斯塔利被捕。

“许多其他药店和医生都在宣传完全相同的产品”,辩护律师说。“总统、他的行政部门以及美国收视率最高的有线新闻频道每天都在将它们推送给数以千万计的人。”

联邦当局对此进行了反驳,称起诉完全属于他们的责任,即保护消费者免受利用人们在疫情期间的恐惧和焦虑进行诈骗侵害。此案只是联邦调查局在全国范围内处理的不断增加的与新冠相关的欺诈调查工作中的一个——从假医疗用品到欺诈性商业贷款到假治疗方法。

检察官在一份声明中说:“被告对一种可以治愈潜在致命疾病的‘灵丹妙药’做出虚假声明”,“做出虚假声明以欺骗某人的钱是欺诈,这就是本案的指控。”

斯塔利在认罪协议中承认,他滥用了自己作为医生的信任地位,并在面对联邦调查局时撒谎。

他承认了一项违法进口罪名,承认与一家中国供应商合作,试图通过虚假标签将含有超过 26 磅羟氯喹粉末的桶走私到美国。根据法庭文件,斯塔利还举一反三向另一家供应商建议使用虚假标签,但遭到了对方的拒绝。

斯塔利还为他的计划征求投资者,承诺可以“在 90 天内将你的钱增加三倍”。

另外,在他的认罪协议中,斯塔利承认为他的一名员工写了羟氯喹处方,然后滥用了该员工的姓名和个人身份信息,在员工不知情或同意的情况下获取药物。

斯塔利最终被判一个月的监禁明显低于检察官要求的一年监禁。

“对于一个非常复杂、多方面的案件来说,这最终是一个公平的判决,”辩护律师在听证会后接受采访时说。

不过围绕羟氯喹的争议,也成为公共卫生危机期间国家严重政治分歧的典型例子。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呀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