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纽约机密文件揭露!这些邮编区在非法移民危机沦陷

近日,有媒体获得的一份内部数据显示,纽约最贫穷的一些邮政编码区正承受着非法移民危机的最大冲击,其中,皇后区的一个街区所承载的庇护所数量比五个行政区中的任何其他地区都多。

这些地区的资源和服务原本就十分有限,面对大量涌入的移民,情况变得更加严峻。

一颗“炸弹”

根据市政机构使用的庇护所机密名单统计数据,长岛市拥有23个政府运营的移民庇护所,占纽约市193个移民庇护所的12%。

“这座城市给我们投下了一颗‘炸弹’,”Queensbridge居民Danny Beauford说,他的邮政编码为11101,邻近的Astoria有第24个避难所。在这个以多元文化、美食和悠久的历史而闻名的社区,非法移民用数千辆摩托车占领了几乎所有的停车场。他们很无礼,当着所有人的面小便。但对于当地居民来说,谁要是干这么做,就会在监狱里待很长时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这里无从谈起。

根据披露的数据,住房饱和度最高的五个邮政编码区中有三个(覆盖牙买加区、皇后区和纽约东区、布鲁克林区的部分地区)是纽约市最贫困的地区,这些地方的年人均收入低于37,300美元。

具体分布

目前,纽约市共设有193个收容所,收容了 65,300名非法移民,皇后区占了其中的70个,占比36%。其他地区的收容所数量分布为:曼哈顿区49个,布鲁克林区44个,布朗克斯区25 个,史坦顿岛5个。

牙买加与长岛的差距并不大。

牙买加所在的 ZIP code11435内共有13个收容所;牙买加 ZIP code11434邮政编码区内还有7个收容所。

曼哈顿的 ZIP code10036覆盖中城西区,拥有8个避难所。

纽约东部的 ZIP code11207 有6个收容所。

 ZIP code为10467( (Williamsbridge, Bronx)、12206(Bushwick & Williamsburg, Brooklyn) 和11212(Brownsville, Brooklyn) 的三个区域,各有5个收容所。

市长埃里克·亚当斯 (Eric Adams) 办公室向媒体表示,目前市内避难所的数量已达 217 个,但拒绝透露新增避难所的地点。

蹊跷安排

记录显示,媒体披露的193个非法移民收容所中,没有一个位于纽约市收入中位数排名前五的邮政编码区内,这五个邮政编码区涵盖Tribeca、Battery Park City和曼哈顿下城的其他地区以及林肯广场。

在长岛,这种差距尤其明显,近二十多个收容所都集中在两个公共住房项目周围。

然而,相邻的长岛ZIP code为11109 ——一个摩天大楼林立的社区,可以欣赏到曼哈顿天际线的壮丽海滨景色,并且是纽约市房地产最昂贵的地区之一——却没有一个避难所。

“你们为什么要把他们送到这里来?”北美最大的公共住房项目——Queensbridge公寓的住户Shawarn Shields 问道。“应该把他们送到第五大道!把他们送到帕克大道,为什么你们要把这些人送到人人都靠领工资过活的地方呢?在曼哈顿的人都不是靠领工资过活的。”

来自皇后桥的 36 岁的Beauford也对此担心地表示,现在当地食品分发处领取健康食品的队伍比历史上领取福利金的队伍还要长。

代表社区利益的市议员、民主党人Julie Won将食品分发处前排长队的原因归咎于签约的城市供应商在某些庇护所提供“腐烂”和“不可食用”的食物。

“当地公立学校也在竭尽全力教育年轻的非法移民,但这些非法移民的学业成绩远远落后于同龄学生。”这位议员补充说,她的办公室要求市政厅提供更多“资源”来帮助处理非法移民的问题,但这些请求经常被忽视。

这些庇护所被安置在最贫困的地区,问题是,政府需要将它们分散开来,这样就不会伤害社区——尤其是低收入社区。

遮遮掩掩

机密名单中记录的近80%(即153个)庇护所以前都是酒店和其他住宿场所,例如中城的罗斯福酒店 (The Roosevelt),是由纳税人的钱补贴。

其他庇护所包括礼拜堂、娱乐中心,以及备受争议的临时“帐篷城”建筑群,这些建筑群可容Randall’s Island的3,000名非法移民;布鲁克林的Floyd Bennett Field 可容纳近2,000名非法移民;皇后区Creedmoor Psychiatric Center 外的帐篷可容纳另外1,000名非法移民。

去年,市长亚当斯试图通过限制新的非法移民在公共庇护所的逗留时间,来控制不断膨胀的纳税人安置非法移民的费用。

据统计,这笔开支的总花销已接近50亿美元。

根据现行规定,非法移民家庭现在有60天的时间来寻找永久住房,单身成年人有30天的时间寻找永久住房,但如果没有成功,所有人都可以重新申请留在庇护所。

亚当斯政府经常以隐私问题为由拒绝媒体公布非法移民收容所具体位置的请求——而是只透露15个被指定为“人道主义紧急响应和救济中心”的地址,这些中心为寻求庇护者提供各种社会服务,其余地址则让公众自行了解。

市政厅发言人利兹·加西亚 (Liz Garcia) 表示,地点的优先顺序取决于它们能够多快准备好安置非法移民,并补充说,该市在与供应商的合同到期后关闭了一些庇护所,并继续根据需要开设新的地点。“我们将继续努力在五个行政区内寻找安全、可行的场地,同时,我们感谢每一个挺身而出、欢迎临时紧急场地的社区。”她说。

共和党议员乔安·阿里奥拉 (Joann Ariola) 的选区位于皇后区南部,那里是非法移民妈妈的聚集地,她们在高速公路上非法兜售食品。

阿里奥拉将非法移民混乱的情况归咎于拜登政府。“非法移民危机本不应该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们只能把人们塞进任何我们能塞进的地方,”阿里奥拉说。“这是联邦政府管理不善的结果,现在皇后区和曼哈顿的工薪阶层正在承担这一负担。”

ref: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