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为了纽约警察有效执法,华裔市议员庄文怡力挺市长亚当斯否决“How Many Stops”法案!

去年底,纽约市推出一项名为“How Many Stops”的新法案,引发了诸多争议。

以市议会议长Adrienne Adams为首的支持者称,该法案有利于通过增加警察与普通民众间的互动频率,达到减少警察不当行为的目的;以市长亚当斯为首的反对者称,这些措施会给警察带来大量额外的文书工作负担,使他们无法继续巡逻,从而危及公共安全。

面对市议会对纽约市政府的频频施压,近日,纽约市议员庄文怡(Susan Zhuang )在参加市议会声明会议中,毅然投票反对推翻亚当斯对“How Many Stops”法案的否决,态度鲜明的支持亚当斯市长的政治主张。

关于法案

纽约市的“How Many Stops”法案自2023年年底通过以来,市长和市议会领导层就围绕法案具体措施及其影响开展了一场激烈的公开斗争,双方都指责对方在有关法案的实际作用方面散布“错误信息”。

持有反对意见的团体在游行中表示,由于警察不得不记录更多与公众的互动,这些法案将在多大程度上减缓警方的日常调查。

File photo/Dean Moses

市议会方面则表示,这项立法赋予了纽约警察局完全的自由裁量权,它可以很简单,只要在警察已经使用的电子表格上添加几个问题,就可以在他们的智能设备上记录更高级别的询问拦截信息。不幸的是,纽约市政府和市长一直在用最困难的方式收集这些信息,以便向公众展示恐惧和困惑。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纠正这一点,确保公众理解,这一切都是关于公共安全和透明度的对话,警察部门是公共安全的一部分。鉴于纽约市警察局的技术资源,应该能够在不增加警员负担的情况下完成法案的任务。

市长亚当斯的不满,主要因为该法案要求警官对被询问人的种族和性别进行评估——这就是所谓的“1级”拦截。当警察有“客观可信的理由”要求平民提供身份证或要去哪里等信息时,就会发生这种拦截——在这种互动中,被询问者可以随时离开。

事实是,警察只有在“合理怀疑”某人即将犯罪的情况下才需要记录这些信息,即所谓的“3级”拦截或称为“拦截、询问和搜身”。

市长和纽约市警察局指责“1级”的定义太宽泛,包含了数以百万计的拦截可能性,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警察在巡逻中浪费时间。更何况,警察已经用随身携带的摄像机记录了所有的公众互动。

感同身受

庄文怡(Susan Zhuang )在媒体发表观点表示,自己曾无数次上门访问仇恨亚裔犯罪的受害者,对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深恶痛绝。人们需要把公共安全和保障纽约警察局的警力作为社区的首要任务,而不是繁文缛节。

“How Many Stops”法案要求警官记录他们与公众的每一次调查互动,每年将有大约320万次互动被记录下来。

市议员 Inna Vernikov(左)和 庄文怡(Susan Zhuang )

在公共安全仍然是一个重大问题的时候,进一步束缚我们的警察可能不是最佳选择。犯罪率仍然高于疫情前的水平,自豪地宣称纽约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大城市”并不能缓解纽约人的焦虑——尤其亚裔和犹太裔美国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种族平等”的名义下,法案将对这些弱势群体造成最严重的危害。这是倒行逆施,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在过去的几年中,亚裔和犹太裔美国人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歧视、仇恨和人身攻击。2021年,针对亚裔纽约人的仇恨犯罪上升了惊人的361%,从28起上升到129起。

AP-NORC/AAPI数据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亚裔和太平洋岛民在2023年面临种族歧视。针对纽约犹太人的仇恨犯罪,比历史上其他任何群体都要高,在过去的一年里更呈现出可怕的上升幅度。自2023年10月7日巴以冲突再次爆发以来,纽约市的反犹太人事件激增,直接推动该市仇恨犯罪案件达到三位数增长。

根据纽约警察局2023年10月发布的数据,纽约警察局记录的101起仇恨犯罪事件中,有69起是反犹太人事件,而2022年10月的45起事件中有22起。

没那么好

市议员 Inna Vernikov和 庄文怡(Susan Zhuang )联合撰文称:

常识告诉我们,打击仇恨犯罪的最佳方式之一是通过称职和有效的警务,其中包括对事件作出迅速反应。

警察部门的透明度是必要的,但如果总是让警官们不堪重负地填写表格,无论是在线表格还是纸质表格,警务工作就既不称职,也不有效,更难言迅速。

警官们必须集中精力在城市中打击犯罪。而按照新法案,即使记录每一次调查互动需要30秒(当然绝对不会),这段时间对犯罪受害者来说,都将决定其生死。

据专家称,详细说明普通拦截的人口统计资料对警察问责没有任何价值,而且对社区警务有害,会产生反作用。该法案只是通过其他手段“涣散军心和打击警察队伍士气”的另一种方式。

虽然很多议员可能不同意法案的内容,但绝大多数议员都同意推翻市长的否决。因为,这就是政治。

Photo by Ethan Stark-Miller

上周末,市长邀请了部分议员参观纽约街道状况,并展示了“How Many Stops”法案会在多大程度上阻碍实现公共安全的日常工作,又将有多少警察会被淹没在以公共安全为代价的无用记录中。但最终有多少人会因为此次参观改变主意呢?

大多数政治家从来没有在警察的岗位干过一天,但亚当斯市长穿着制服在我们的街道上服务,20多年来,他为了纽约市民的安全,随时准备奉献出自己的生命。我们应该尊重和遵从这种职业经验,而不是追求狭隘的意识形态,更不能以民众生活为筹码进行无情的政治博弈。

政府的透明度必须与保持我们街道和社区安全这一非常困难、非常危险的工作是现实相平衡的。政治家不应该被赋予广泛的权力,更不可以在选民不问责的情况下,对公共安全可能产生负面影响的政策随意指手画脚、胡乱支配。

这种凭借自我感觉良好和情感驱动造就的法案,背叛了我们最脆弱的社区,使我们的城市更不安全,最终结果也将显得“不那么好”。

ref:

Op-ed | ‘How Many Stops Act’ is a betrayal for Jewish and Asian New Yorkers

How Many Stops Act: City Council Speaker, Mayor make final push on brink of crucial veto override vote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