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法院裁定哈佛大学“歧视亚裔”不成立,最高法院成为亚裔最后的希望

美国联邦第一巡回上诉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irst Circuit)12日裁定,维持2019年波士顿法院的判决,哈佛大学并没有歧视亚裔学生,也没有触犯联邦民权法案行事。

非营利组织”学生公平入学”(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简称SFFA)2014年对法院提告,指控哈佛大学的大学部以打造多元化学生群体的名义,使用主观的”个人评级”招生涉嫌歧视亚裔,以更高标准审查亚裔学生,并且采取族裔平衡策略。

SFFA组织12日表示,此案可能最终将由最高法院做出裁决。

该组织主席布卢姆(Edward Blum)说:“虽然我们对第一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感到失望,但我们并没有失去希望,这起诉讼目前正在向美国最高法院上诉,我们将要求大法官们结束哈佛和所有学院和大学这些不公平、违反宪法的基于种族的录取政策。”

刚刚!法院裁定哈佛大学“歧视亚裔”不成立,最高法院成为亚裔最后的希望

哈佛官员没有立即对此发表评论。

SFFA于2014年起诉哈佛大学,指控该校对亚裔美国人设定了高于其他族裔的录取标准,并诉诸于种族平衡的做法来构成其每届新生,违反了民权法。哈佛大学的做法是通过操纵其录取过程的某些方面,尤其是非学术的判断——包括“个性评分”这种难以量化的标准。

哈佛大学此前表示否认,称不歧视任何族裔的申请人。哈佛一直在坚定地维护自己的“全面评估”招生政策,这种政策将族裔视为众多因素之一,并已经被最高法院视为一种典范。哈佛大学毫不掩饰其寻求每年录取多元化的学生,但否认使用种族配额来实现这一点。

双方其后对簿公堂,此后的数年间,波士顿联邦法院举办了多次听证会,SFFA组织和哈佛大学双方提交了数万份文件,彼此往来交锋,在2018年10月15日正式开庭审理。2019年波士顿联邦法院一审判决哈佛胜诉。

根据哈佛大学公布的材料,亚裔学生在学术表现和课外活动上总体优于其他族裔的学生,但在“个性表现”方面则低于白人学生。尽管法院没有找到这一差异背后的确切原因,但法官伯洛兹(Allison D. Burroughs)认为,仅凭亚裔学生在个性表现上的相对低分,不足以构成哈佛招生歧视的罪证,招生官有权依据自身的判断来给出分数。

今年9月间,美国联邦第一巡回上诉法院三位法官组成的审议庭听取辩论后,上诉法院法官林奇(Sandra Lynch)在判词中写道:“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有限地使用种族因素,以便在相关时期实现多元化,是否符合最高法院判例的要求。(我认为)不存在错误。”

这个案子被视为是围绕“平权法案”的未来的一次斗争。有关种族在录取中的作用的辩论正在各个层次的教育机构中展开,从大学、到精英高中、到有天赋的小学项目,这些机构都将专注地观察等待一个广泛的裁决。

这场诉讼的目标是希望可以推翻一个美国高等法院长达四十多年的判例——允许学校将种族作为录取的考量因素之一,但禁止使用种族配额。

刚刚!法院裁定哈佛大学“歧视亚裔”不成立,最高法院成为亚裔最后的希望

特朗普总统在上任之初就对高校的“平权法案”表示了反对,美国司法部在此案中也公开支持亚裔学生,还于上月对耶鲁大学提起诉讼,声称这所久负盛名的大学在严格的录取程序中,歧视白人和亚裔申请人。

和哈佛一样,耶鲁也否认自己的政策具有歧视性,称其招生过程遵循联邦法律和最高法院的裁决,这些裁决普遍支持平权行动。司法部没有权力迫使耶鲁改变其政策,因此需要通过诉讼来执行其裁决。

法律专家认为,司法部针对耶鲁大学的诉讼,是保守派法律努力的延伸,目的也是结束基于种族的大学招生政策。

在上一个平权案中,大法官肯尼迪临时摇摆导致失败,如今他已经退休。今年另一名大法官金丝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后,特朗普提名了保守派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替代,最高法院里9位大法官变成了3位自由派、5位大保守派和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组成。虽然罗伯茨经常向自由派摇摆,但他也明确反对“平权法案”,还曾表示“消灭种族歧视的唯一办法,就是停止基于种族的区别对待”,即使他为了平衡左右势力而倒戈,也可以形成5:4的决定。这也给了很多反“平权法案”的人希望。

刚刚!法院裁定哈佛大学“歧视亚裔”不成立,最高法院成为亚裔最后的希望

不管怎么样,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诉讼中,一个好消息是哈佛录取亚裔的比例已经从2013年的19%增长到了2019年的25%,意味着哈佛已经开始感觉到诉讼带来的压力,让更多的亚裔孩子得以进入。

但是,今日的美国正面临着更为复杂的境况,多元化的价值观早已成为主导。比如加州恢复“平权法案”的Prop 16虽然在公投中失败,但加州大学系统在招生时仍然要考虑学生的族裔和性别等。

加州大学系统校长迈克尔·德雷克博士(Michael V. Drake, M.D.)在声明中公开表示,尽管Prop 16公投失败,但加州大学仍然会坚定地支持学生多元化,以扩大弱势群体接受加州大学教育的机会。

加州大学董事会主席约翰·佩雷斯(John A. Pérez)更是公开表示,Prop 16公投失败意味着加州的障碍继续存在,对许多学生、家庭甚至整个加州来说都是一种损害。“我们不会接受校园里存在不平等的现象,加州大学将继续解决种族和性别不平等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影响。”

可想而知,如果特朗普连任的失败,拜登所在的民主党政府对“平权法案”的极力支持,类似的“哈佛歧视亚裔案”还会更多,类似的Prop 16法案也会更多,即使最高法院出台判例,亚裔群体的未来也还是会蒙上了一层不确定的阴影。

小编插播一条重要信息:如果微信真的在美国地区下架了,为了防止跟读者们失联,我们已经在Telegram建立了
“大纽约生活网频道”
https://t.me/gnychineselife
“大纽约华人华人互助群”
http://t.me/gnychinese

长按二维码进入后,请点击Telegram

 

微信里 扫一扫
法院裁定哈佛大学“歧视亚裔”不成立,最高法院成为亚裔最后的希望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圣地呀GO,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