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大纽约生活身边事——啊哈,原来不过如此啊!(上)

编者按

作者魏丁小路,目前生活在新泽西州,工作在某个郡警察局所属的监狱中的会计部门,属于民用人员,不穿警服。在美国的最基层已经工作14年,种族大熔炉中的美国同事各有特色,因此忍不住提笔将生活工作的点滴分享给读者。

我们警察局长每三年换届,和竞选总统一样,分党派和筹集资金,拉选票等等,且无年限限制,凡是本郡的美国公民都有资格竞选。

在前几篇文章中我曾经介绍过,警察们要干够25年后才能有一份退休保障,因此在职的警官对竞选此职位毫无兴趣。而他们平均退休年纪通常是在50岁左右,在这个不尴不尬的年龄阶段,通常有子女尚未独立,我们的大纽约地区生活指数又高,距62岁领取70%的社安养老金至少还有12年,所以警察退休后通常都会各显神通就业,若有一群志同道合又同样赋闲在家的老伙计,希望能实现一生抱负或干脆过把瘾,也算重操旧业,或立志于继续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挑战自我竞选担任此职。只是在此生活的越久对有名才有利感触越深,对竞选人的那些狗屁口号越发不信任,况且这些局长副局长们的年薪在网上公开可以查到的。

新官上任时便真正体现了一朝君子一朝臣的作风:委任三位副局长,几名秘书,各部门的头头,若能连任大家有福同享,否则便再来一次大换血。

我们上一任局长是民主党人士,长的高大威武,当选时大约45、6岁,作风强硬。每次到我们单位来视察都将制服穿戴整齐,并要求警官向他敬礼——因此警官们都认为他装腔作势。

他本人也确实想做些事情,并且也建立了一些规章制度和不同的科目,比如:对那些不按时付赡养妻子儿女费用的无赖,将他们抓进监狱之后,为减少纳税人的负担,尽快保释出狱,然后按10个工作日(两星期,不算六、日)每天要交8美元住宿费和2美元的电子跟踪脚环费;对酗酒、吸毒等开设特殊的管教渠道等等。

因为他锐意改革,难免便会触动警察的利益,而多数警察,尤其是年轻的更都是些斤斤计较,不肯多干一点的懒蛋,所以这帮家伙对他的要求当然就会比较反感,后来他还规定典狱长和几个部门的头头每个周末回单位值班,如果对他布置下的任务没有按时完成,他便会将部门的头头脑脑召集在一起一通臭骂,搞得这帮家伙怨声载道,却又敢怒不敢言。

自他第二任开始,单位的同事便在传颂我们护士站那位五官姣好、身材漂亮的护士长因为是局长的初恋情人,于是趁机搭便车成为其中一名“接收大员”,然后在不违反游戏规则的前提下,年薪8万(公开招聘的年薪可能是5—8万),可她同时又是我们郡某医院的一位在职护士,即她是拿着双份年薪的,大约16万左右,而她又是每天如何工作16个小时的无人知晓,问题的关键是她将照旧继续三年下去,比太多警察挣的还高很多,议论的人们虽然谈不上群情激愤,但人性都是相通的,不外乎羡慕嫉妒恨了。

有一天早上我上班到达单位时,整个停车场都是空旷的,正在诧异,副局长等人上来维持秩序,告知每人自寻目标停车。经询问方知,前一天局长和法官吵架,由于停车场不属于警察局,所以一夜之间我们便无立锥之地,成为满大街到处寻找停车位的可怜虫了。

虽然都是凡夫俗子,但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犹如孩童般幼稚呢?真是无语。

当然远不止以上几点,一定还有太多我不懂和我们不知道的内幕,于是本届局长在圆满完成两届任期后,退出了他的历史舞台。

随着他的离去,典狱长等人立刻周末不再值班,其他的警官也毫不犹豫地恢复原样,一切照旧了。

后来警官们各个都成为“揭老底战斗队”的成员,大揭特揭前局长的老底:他是如何如何不好,他在他们镇当警察当到第22年的时候,所有的同事都盼着他快滚蛋,于是就帮他竞选,让他去烦别人吧——啊哈,听了这些后我感到莫大的安慰:原来不过如此啊!这些美国佬背后议论人的本事一点也不逊于俺们大中华啊!

再后来我听烦了,便对警官们说,既然他那么不好,那么不得人心,即便是用脚投票,也是你们的功劳,否则他怎么可能连任呢?所以不是他不好,而是你们这些人有问题,是你们自己愚蠢,活该!

应该是在疫情爆发前,有一次在去银行的途中,开车的警官告诉我,目前我们整个郡的安全保险系统都是由这位前局长提供服务的。这首先是得益于他生于斯,长于斯,占着天时地利,其次两届局长期间开拓的人际关系,作为曾经的名人大家都知道他,所以就信任他,而他又恰到好处地抓住了这个商机,实现了大多数美国人当老板的梦想。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