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大纽约生活身边事——美国警局里的“老外”同事5

编者按

作者魏丁小路,目前生活在新泽西州,工作在某个郡警察局所属的监狱中的会计部门,属于民用人员,不穿警服。在美国的最基层已经工作14年,种族大熔炉中的美国同事各有特色,因此忍不住提笔将生活工作的点滴分享给读者。

我第一次见到DATTIE的外孙是在他18岁时,他长的非常高大帅气,简直不敢相信他会是DATTI女儿的儿子。

当时的他已高中毕业,于是便在我们的社区学院修了一个学期的课,后来辍学在家待得不耐烦,又干过诸如房屋中介等等工作,最后想跟着姥爷学手艺,将来也当个大楼管理处的维修工之类的以此成家立业,但由于仍然沿袭美国中学生节假日的作息时间日夜颠倒,每天下午3点钟以后才起床,最终他的姥爷只有随他去了。

他常常吃超速开车,乱停车的罚单,又不按时交罚款,最可恨的是不告诉家人,每每等到罚款通知单寄到车主当然也就是他的姥爷手中时已过了不知几个月,罚单早已翻倍甚至几倍,因此DATTI多次警告他不得犯傻,总是犯同样的错误,但他却是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最终DATTIE忍无可忍将开了10年的小型面包车捐赠给某个慈善机构——于是我问她:“没有车,你的外孙岂不是无法工作?”答:“那是他的问题,与我无关”。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其实这是美国青年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包括我的儿子也没少干此类蠢事,既然车不在他们的名下,自然罚款不用他们交钱,当然他们也不会在乎的。

后来DATTIE告诉我,她的女儿当年也一样,从不遵守停车规定,只要有空位便毫不在乎是否残障人士或定位之类的,反正罚款花老子的钱,她不介意,最终DATTIE将车卖掉,有事请“打的”,如此一来还便宜些。

DATTIE的丈夫因病去世后,按照规定,大楼管理处给她一定的宽限时间请她搬离给下一任管理员让位,到同样的小区只是不再白住。

因为她的年龄已超过70岁,收入大概也有限,因此也享受各种福利,也不会交很多房租。又因为一个人太孤单,于是她想请外孙陪伴同时亦可减轻女儿的负担,结果她的儿子又不干……哎,真是各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本来她总是对着我们高调宣称她“喜欢工作”,结果老头一走,将老头和她的社安保险及其它的猪牛杂费相加超过工作所得,于是她便申请退休了。

然而不幸的是她那相随了70年的老肺,经过一甲子老烟枪的熏陶不堪重负,后来又做了多少面积的肺部切除,在家中休养期间我曾两次致电慰问,但都很简短,因为听她呼吸挺困难的。

凡夫俗子的DATTIE有着常人所拥有的各种优缺点,借用同事的贵言评价她:“太多牛皮,但又很有生活经验”。同事一场也是缘分,因此真心地希望她能尽快康复,轻松快乐地生活。

与此同时, 我们办公室的秘书本也是位拥有40年以上的老烟枪,有鉴于此,如今每天只好夹着个电子替代品过瘾呢。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整理编辑,原文转自魏丁小路,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