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大纽约生活身边事——美国警局里的“老外”同事4

编者按

作者魏丁小路,目前生活在新泽西州,工作在某个郡警察局所属的监狱中的会计部门,属于民用人员,不穿警服。在美国的最基层已经工作14年,种族大熔炉中的美国同事各有特色,因此忍不住提笔将生活工作的点滴分享给读者。

美国的彩票品种繁多,大多以1.2美元和5美元为面值,且是刮刮乐形式的。而每个州都有自己的专项,我们州的名为“Mega Million” —— “百万富豪”,每周二,五晚开奖。同事们虽不疯狂追逐,但也常常碰运气,就是图个高兴吧。

有时大家在一起聊天,谈到中奖后的打算时,一般人都会表示要办个智力障碍幼儿园之类的,或是其它但多数是帮助儿童弱势群体的理想,我听了总是很感动:当人们的物质文明,文化教育,整体素质达到一定水平时,“给予”比“索取”更重要。不过我从不存此奢望,因为深知本人绝对不属于拥有此“狗屎运”一类人的。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我们部门同事之间过生日,每人出5美元,除了给寿星公买个蛋糕以外,其余便是买彩票热闹一通。

虽然现在的蛋糕已不再那么甜,但同事们仍很注意分寸,只是浅尝一点,其余部分的归宿便是垃圾桶,这让我感到非常可惜,因我毕竟是在“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古训及“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的教导中成长的,但也实在无能为力,因为我也同属“恐糕族”。

我每天上下班都经过一个悬挂着“5 Dollars clothing factory”, 由仓库改装的简易商店,但从未驻足过。

有一天,看到它的门口放了些地毯样板,于是便走了进去。老板是位叙利亚籍人士,当时正是叙利亚内战正酣,联合国投票表决之时,于是我便关切询问他是否担心家、国……不料,他却非常笃定的告我:没有关系,因为他的国家一贯有俄罗斯的坚定支持,如今再加上中国的力量——我的眼睛一亮:“真这么想?!”他点了点头并回答:“再给她(中国)几年时间吧。”

在后来的闲聊中,讲到生活的艰难,他告我当天午饭是花7美元在中餐馆买的午饭——根本就吃不饱。从此,单位里再有无人问津的剩余食品时,下班后顺便带给他。

非常有意思的是,刚开始收到食品时,他便满脸毫无表情地将食物分成两份,一半放入冰箱,然后便尽情享受另一半,全然不顾他的店里还雇有一位名为ANGELA的女性。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后来我在去之前,先将食品分好,到时一人一份。每每看到ANGELA大快朵颐地享受奶油蛋糕时,我便心生羡慕:年近半百仍可毫无顾忌地大大享受实在是福气啊!

但在经历了几次之后,这帮同事老太太们颇有微词,令我挺生气:咦,这些口是心非的美国佬,与其白日做梦发财济贫,不如脚踏实地从点滴做起,更何况还可环保利用,何乐而不为?!

后来在一次聚餐剩了大量的食品被放入冰箱存放到第二天快下班后,老太太们既心有不甘又假惺惺犹如献宝般的特批我可以带走时,被我坚决拒绝了: 根本就没有诚意嘛,即便第二天会有人吃也吃不了那么多;更何况几片湿了吧叽的火腿或火鸡肉,外加几片生西红柿及生菜被一个小面包包裹了一天一夜后,真想不出还有什么吃头!再说,还以为我是要饭的呢!

我们的午饭时间只有30分钟,但是每年过年前,若有同事提议我们便会相约一起到外面餐馆吃顿午餐,顺带放松一 下。对此,我不是特别积极,因为美国佬的食品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样。

不过去年12月20日那天在出去之前,我们办公室的秘书打电话将我找去,很神秘的告诉我要送我一件礼物,并要我一定接受并向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我摊开手掌一看—-一张20美元,是她和DATTIE帮我平摊的饭钱,我有些哭笑不得,但立刻觉得非 常感动,真的不是因为这顿饭钱,实在是因为这一片真情:DATTIE, 一个过了年 (1/3/2014)便满70周岁的老太太,每天下班时,俩脚背肿的犹如已烘熟的蛋糕; 而DONNA,今年将满60周岁(2014年),虽然早已跻身为祖母行列但却是多年三个孩子的单身母亲。

我在谢绝她们的同时,暗下决心以后同事之间再有任何小摩擦,一定不去计较——即便不能做到百分之百,但一定努力争取。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整理编辑,原文转自魏丁小路,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