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华埠更“嗨”了?只要2,000美元就能申请开店做老板!

曼哈顿西4街不远处的华盛顿广场公园(Washington Square Park)是纽约大学(NYU)学生的露天活动中心,不论寒冬酷暑,都能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们玩滑板、摆摊、下棋,或者只是坐在长椅上晒太阳或乘凉。一些人玩滑板玩累了,就卷上一支大麻烟,吞吐烟雾。

这只是纽约市大麻消费比较集中的地点之一。天气暖和的时候,还能看到大麻摊贩的摊子,卖的时候35克一个小包装,价钱依成色不同30至45美元不等。

根据著名民调机构盖洛普(Gallup)8月26日发布的调查,在过去的50年中,大麻的消费量不断上升,至今,大麻的消费量已经超过烟草。

而烟草在过去10年中的消费量急剧下降。受访者中16%说他们吸食大麻,只有11%的人说他们吸烟。

吸大麻的人多了吗?每人的感觉可能不一样。

纽约华埠共同发展机构执行主任陈作舟说,恐怕是吸烟的人少了,而不是吸大麻的人增加了。

“我们办公室内推动戒烟,因为大家都不喜欢(烟草的)那种气味。所以我觉得,不是吸大麻的人多了,而是吸烟的人少了。”陈作舟说。

在曼哈顿7大道上开大麻店的B先生也持相同看法,“(盖洛普民调的结果)当然让我高兴,但我觉得是吸烟的人少了,我的客人没有什么变化。”B说。

但是纽约街头的确不时能闻到大麻的烟味。“我们去阿姆斯特丹,那里也有酒吧、咖啡馆卖(大麻),但从没在街上闻到过大麻烟味。可在纽约,我8岁的孩子都知道(告诉我)大麻的味道。”纽约华人家长朱雅婷说。

目前,全美已经有19个州允许成年人合法吸食大麻。

纽约州就是其中之一,不仅如此,纽约州还成为第一个允许大麻瘾君子开店贩售大麻的州,虽然申请开店许可的时间不短,但申请费并不高,只有区区2,000美元。

陈作舟说,合法化大麻的初衷是要让之前地下交易的大麻暴露在阳光下,可以征税,同时,让愿意改弦更张的前瘾君子有个自食其力的机会。

美国曾经是世界上烟草生产、出口的主要国家,在美国建国前后,新大陆的主要出口产品之一就是烟草。美国人吸烟也历史悠久。但现在似乎更多的人觉得烟草的危害比大麻还严重。

“吸食烟草的人显然在下降,而且在未来的年代里会更少”,“这反映出公众对(烟草)负面作用更了解,以及各级政府禁烟的努力。”盖洛普资深科学家纽波特博士(Dr. Frank Newport)说。

盖洛普的民调说,美国人对大麻的观感并不那么负面。62%年龄在18至34岁之间和53%年龄在35至54岁的美国人认为,大麻对使用者有正面作用。而盖洛普7月份的一个民调说,49%的受访者认为大麻对社会有积极作用。

但是,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药物滥用及精神健康服务局(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则明确表示:

“大麻是一种精神药物,含有五百多种化学物质,包括可以改变心智(mind-altering)的THC(四氢大麻酚),会对健康造成伤害。”

另外,大麻还会造成IQ永久性下降,还与抑郁、烦躁、自杀倾向和精神病发作有关。大麻还会影响人的运动能力,包括协调、时间判断、动作等。

HHS说,大麻是联邦非法物质,但在美国多个州属于合法,而且,更多的年轻人开始使用它。

随着纽约州的大麻合法化,大麻店在纽约市内多处开张,华埠也不例外。

7月初,茂比利街(Mulberry St.)56号的“小咖啡”(Little Caffee)开张了他们的“我的开心草”(My Happy Weed)大麻店。

社区人士陈家龄在网上特别介绍了该大麻店,说该店面对21岁以上的客人,有多种牌子的大麻,该店的开张令华埠更“嗨”(higher),提高了华埠店铺的“档次”。

不过,陈作舟说,其实那家大麻店对华埠的影响并不大,“也看不到几个人进出”。

最关键的是,华人对大麻不感兴趣。“华人孩子的父母都教育孩子要读名校、找好工作,华人孩子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碰大麻。”陈作舟说。

“大麻(合法化)可以给那些想改过的瘾君子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对社会来说,就少了一个治安的威胁,所以说,意义应该是积极的。”陈作舟说。

HHS说,大麻高度成瘾。18岁开始吸食大麻的每6个人中有一个会上瘾。成年人每10个人中有一个会上瘾。

迄今为止,在全美的50个州中只有19个州合法化了大麻,关于大麻的争论大概还会继续。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整理编辑,原文转自us168资讯网,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