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7岁男孩葬身大火!纽约全市26支消防队关门大吉!“被休假后”办公室无人值守…

10月最后一天,纽约传来一个爆炸消息:有至少26支消防队将关门大吉。原因是,当地所有这些消防员在抵制问题疫苗,而疫苗是拜登政府强行推广的“政治疫苗”……所以官方决定开除一切敢于反抗的警察和消防员,导致这些消防支队关门大吉。

在纽约法西斯市长白思豪的主持下

拒绝注射问题疫苗的消防队员将被开除

导致纽约共26家消防队的站点办公室被迫关闭

由于“没有员工”而关闭的消防支队包括

曼哈顿6个 布鲁克林9个 皇后区3个

布朗克斯区4个和斯塔顿岛4个

据说在白思豪给出的周六大限颁布后

许多公务员排队去注射疫苗

除开那些已经被解雇的人

现有91%的在岗公务员已经注射了疫苗

白思豪让纽约少了26个消防队

十月最后一天,由于至少一万多消防队员拒绝在市长白思豪的最后期限之前接种疫苗,纽约共有26家消防队的站点被迫关闭。就在事发的第二天,由于应急各部门人员的严重短缺,一名7岁纽约男孩在求救五门的情况下死亡。

纽约的消防员加入了部分警察的游行队伍

反对白思豪强推美式问题疫苗

纽约消防员协会公布了一份被迫关停的支队名单,其中包括曼哈顿六家、布鲁克林九家、皇后区三家、布朗克斯区四家和斯塔顿岛四家,这些消防支队“因无人值守而关闭”。

市长白思豪规定所有公务员必须

在周五的下午五点前提交疫苗接种证明

很多人根本来不及也不愿提交

周五,纽约消防专员丹尼尔·尼格罗警告说,关闭消防队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并“危及”城市居民的生命。

消防队集体关门的一天后,7岁的纽约公民罗伯特·雷斯托,在周六凌晨1:30左右的一场致命大火中,求救无门,大火吞没了他们在该市华盛顿高地的家,据说救火的工作被疫苗争端延误了,罗伯特死亡的同时,他54岁的祖母也受了重伤。

虽然纽约州消防局发言人驳斥了无人救火的说法,他说:大火发生时消防队员的反应时间,没有受影响!虽然本市有10951名未接种疫苗的消防队员缺席…但就在昨天,确实有许多消防队员呼吁大家请病假,以避免无薪值班。(请等一等,我有些疑惑,为何消防总局的发言人又要承认一万多消防员没能上班,却坚持说救火工作没受影响?当我们是白痴?)

死于活在的小罗伯特

据说凌晨一点半消防站没人接电话

消防员协会的安德鲁·安斯布罗(Andrew Ansbro)说,真的有人病了吗?据我所知,并没有。

死去孩子的祖母被紧急送往雅各比医疗中心,生命垂危,情况非常严重。

据《纽约邮报》报道,邻居们记得这个小男孩“甜美快乐的笑容”,说这孩子“总是在看书,躲在门边,向人微笑。”

消防局官员说,这套公寓半夜起燃,大火从西178街660号的地下室烧出并一直延伸到了一楼各个房间。

据GoFundMe网站的纪要,屋内还有三人受伤——包括后面赶来的一名消防员和男孩的父亲——也受了伤,他们被送往纽约长老会控制的哥伦比亚医院。

在白思豪的统治下,所有市政工作人员都被要求在周五下午5点之前出示至少一剂疫苗的接种证明,否则,周一将面临无薪休假的困境。

尽管,今天有26个消防队站点关门大吉,但纽约联邦消防局表示,不会永远关闭任何地方的消防站。

有消防队负责人高举着抗议标语

标语写着“轻对抗残暴的统治”

在本周早些时候的反疫苗抗议中

下班后的警察举着代表警察和蓝丝线

运动的细蓝线旗帜呐喊

10月20日,强制疫苗注射授权宣布后,许多未接种疫苗的纽约公务员们注射了第一剂和第二剂疫苗,并获得了500元奖金,作为市长给到他们注射疫苗的奖励。

但白思豪仍担心下周将出现严重的人员短缺,这可能会威胁纽约的公共安全。他在纽约警察局一年一度的奖牌日仪式上,抓住机会演说,要求所有未接种疫苗的警察和消防员,立即接种他期待已久的疫苗。

市长说:“今天,我们向那些让我们更安全的人致敬。通过接种疫苗,我们使城市更加安全……”

据《每日新闻》报道,仪式结束后,他在皇后区警察学院外对记者说:“我要向所有尚未接种疫苗的公务员传达的信息是:我们关心你。我们关心你和你家人的健康。

我们关心我们每天服务和接触的人的健康。”市长说

白思豪的最新法令,非但没有激励人们接受注射,反而引发了大量愤怒的抗议,他警告说:多达40%的消防支队可能关闭,每天可能得减少150辆救护车投入使用。

市消防专员尼格罗在本周说,该部门必须处理一个不幸的事实,即我们的一部分员工拒绝遵守为所有城市员工提供疫苗的规定。

我们将利用一切手段,包括强制加班、其他EMS供应商的压力以及消防会员日程的重大变更。我们将确保我们宣誓服务的所有人的行动和安全的连续性。

星期四,44岁的迈克·萨尔塞多和数百名消防员一起,在白思豪的官邸格雷西大厦外抗议。他说,他相信自己在去年感染新冠病毒后对新冠病毒有天然免疫力,不需要接种疫苗——这一立场与公共卫生专家的共识背道而驰

萨尔塞多说:“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我不相信把人造的东西放进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是不可侵犯的。”

另一名消防队员杰基·米歇尔·马丁内斯说,他们选择的能力是“上帝赋予我们的权利”,她质疑纽约市改变以往政策的决定。该政策允许公务员在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的情况下继续工作。

她问道:“如果每周的病毒测试都有效,那么白市长,你为什么逼我们打针,为什么要取消自己的法令?

据《纽约时报》的大卫·莱昂哈特称,自2020年初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这种下降似乎遵循了一个熟悉的两个月周期,在下降之前的两个月内,病例和死亡人数一直在增加。

早期的解释——比如类似流感的病毒是季节性的,或者戴口罩的依从性和社交距离的增加和减少——都纷纷被打脸。而纽约,一度成为全世界感染病毒人数最多的城市……

不过,神奇的是,白市长在疫情扩散的过程中,并不是很着急,恰恰相反,他更多的精力投资到了与黑夫人的缠绵,以及解决其下属的“性侵案”上……

每当白市长需要更多选票

就搂起他的黑夫人一阵的乱亲

他所面临的执政危机就很快化解了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整理编辑,原文转自星系花园秘境,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