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美国教师暑期掀起离职潮……到底是职业倦怠还是政治作祟?

随着美国各学校进入暑假,许多教师最后一次收拾了教室,这一次分别,将是对这份曾经热爱却又压力倍增的职业的“永别”。

教育工作者表示,他们被2019年以来的疫情大流行、学校人手不足和政治斗争所累,身心俱疲,早已不堪重负。

各地区警告说,教师短缺问题正在恶化,危机也正逐步加剧。

超半数计划离开

据统计,大约30万名公立学校教师和其他工作人员在2020年2月至2022年5月之间离开了学校,导致该领域劳动力减少了近3 %。

在过去的几年里,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被教学的挑战搞得筋疲力尽,他们都在考虑一个问题,是坚守还是离开?未来何去何从?全美教育协会今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55 %的教师表示他们将比计划更早离开学校,而去年8月这一比例为37 %。

教师们说,与远程学习和防疫斗争已经够困难了。但随着学生陆续重新返校,更多的压力源也出现了:教职员工短缺、“不恰当言行”、课内外讨论有争议话题等政治因素。

五月发生在德克萨斯州的校园枪击案,也重新引发了教职员工对枪支暴力的担忧。

根据美国海军研究生院国土防卫与安全中心的数据,2021年全美共发生校园枪击案249起,今年上半年的数据进一步恶化,截至5月底就已发生了137起,几乎是每天有校园枪击案发生。

压力山大

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数据,多重压力之下,使已经因人手短缺而捉襟见肘的教师队伍更加紧张,特别是在科学、数学、特殊教育和学前教育领域。在公立学校中,44 %的学校在今年年初有全职或兼职的教学空缺。超过一半的学校表示,这些职位空缺是由于辞职造成的,这要求他们在日常工作之外更多地依赖非教学人员。

学校管理者说,如果更多的教育工作者辞职,将导致情况更加糟糕,校方不得不因此削减暑期学校项目。在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大都会学区表示,由于人手不足,无法为600名已入学的学生提供暑期学校活动。

在美国,从事教师职业的门槛不不算低,需要有着与会计师、记者、计算机工程师等职业同样高的教育背景,但收入却比这些职业低20%。

疫情大流行,教学模式的改变,教师除了要承受长期以来的低收入外,还要面对公众对教育的苛求,很多教师每周的工作时间都超过50个小时。

“我们在线上和线下教育中挣扎,学校的各种考评让我们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还要面对一些家长在电子邮件中‘不留情面’的指责……”一位受访教师说,学区和学校可以努力改变这种现状,让老师得到更多重视、尊重,包括让教师更多地利用工作日的时间进行规划和协作,缩小班级规模,以及给予教师更多的公众认可。

另一些人说,仅仅是增加工资就可以留住和引进新教师。

政治立场

自BLM事件以来,美国已有多位教师因政治立场被迫离开教师岗位。例如佛罗里达州一名教师在教室门口悬挂BLM标语,加利福尼亚州一名教师在社交媒体批评口罩强制令……

种族问题、性别认同等,都是教师在教学中难以规避的问题,是一滩不得不趟的浑水,一不小心还可能深陷泥潭,直至丢掉饭碗。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过去两年,至少166名教育工作者因不当言行被解雇和迫于压力主动辞职。其中,因宣扬“保守信念”、“自由信念”而导致失业的教师分别为35人和33人。

教育领域专家指出,教师应对“不当言行”保持高度警惕,而且教育与政治、种族、历史、性别认同等敏感问题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甚至会走向消极的方向。更糟糕的是,由于政府部门没有明确敏感问题的界限,教师“无矩可寻”,进一步增加了政治“踩雷”的风险。

美国教师联合会主席 Randi Weingarten说:“我们每年大约有30万名教师离开,许多人在退休前就离开了,我们正面临着留住在职教师以及招聘新教师的双重危机。”

“能不能政治赶出教室吗?“Randi Weingarten说,“家长和教师密切合作,相信教师会正确引导教育学生,而不是禁止书籍,甚至审查我们说的每一个字。甚至有些教师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权向学生解释纽约州布法罗枪击案背后的种族动机。”

新冠疫情也是教师面临政治辩论的一部分,根据美国教育协会的报告,91%的教育工作者将疫情带来的压力作为他们考虑跳槽的原因。

低工资并没有帮助这种情况。根据Salary.com的数据,截至2022年5月,美国教师的平均入门工资为41,388美元。对于那些已经从事了一段时间的教师来说,他们的工资还没有跟上通货膨胀,甚至无法养家糊口。

无人留下

一些教师表示,他们担心自己的辞职会对学校造成影响。Talia Elefant 是皇后区Elmhurst 的一名特殊教育数学老师。她说,自从今年夏天决定辞职以来,她一直期待着有更多的旅行、社交活动,以及增进身心健康。

Talia Elefant 还因自己的离开,对同事表达了内疚。“当一名教师辞职时,工作就堆积在留下来的人身上。那些人工作劳累过度,有朝一日他们也会想离开。”她说,过去七年里,自己在私立和公立学校教过不同年级的学生,对校园和学生仍恋恋不舍。但如果我们不解决现存问题,学校将没有老师留下。

纽约皇后区Francis Lewis特殊中学的教师Samia Wattoo说:“这两年面临的压力让我心灰意冷。我之前从未使用过Zoom,也从未使用过Google Classroom。我已经在教师岗位19年,我希望我能坚持到25年,但这变得非常困难。”

纽约州教育部报告教师离职人数激增,根据州审计署的数据,与去年同期相比,教师数量下降了2.5%,辅助专业人员的数量下降了15%。

从疫情开始后,全美的中小学教师承受了如此多的压力。经受了政治立场的攻击,学生行为的恶化,以及无休无止的健康和安全法规变化。到底应该如何应对这场变化,值得所有人的深思。

 

ref:

https://www.wsj.com/articles/schools-out-for-summer-and-many-teachers-are-calling-it-quits-11655732689?mod=hp_listc_pos2

https://ca.finance.yahoo.com/news/more-than-half-of-us-teachers-are-considering-leaving-164708586.html

https://www.wgrz.com/article/news/education/nea-survey-shows-more-than-half-teachers-are-thinking-about-leaving-classrooms/71-2976dd49-0d4f-428a-b0e7-2f307d7ba743

https://www.fox5ny.com/news/nyc-teachers-hit-hard-by-burnout-many-leaving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