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一诺千金”!百年墓地展现的契约精神至今令人叹服

有这样一个关于墓地的故事,200多年来感动了数代美国人。人们为墓地背后故事动容的同时,深深叹服于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契约精神。

纽约哈德逊河,自1524年由意大利探险家乔瓦尼·达韦拉扎诺发现以来,静静蜿蜒流淌数百年,记载了一段段令人难忘的历史时刻。河畔,美国18届总统格兰特陵墓安落于此。就在该墓地的不远处,还有一座孩子的墓地,它的历史要比格兰特陵墓的历史还要悠久。自然,也有着更为耐人寻味的故事。

这是一个做亚麻生意的爱尔兰商人家庭,而圣·克莱尔(St. Clair)是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在生意不断壮大中,克莱尔的父亲乔治·波洛克(George Pollock)从另一位商人手中买下了草莓山(Strawberry Hill)的土地,也就是现在的凡·德沃特高地(Van Dewater Heights)。

作为家庭中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小圣克莱尔是这个家里生活的乐趣。但是1797年7月15日,据当时的媒体《纽约论坛报》(new york Tribune)所设想的。小圣克莱尔冒险太靠近悬崖边缘,摔死了。

据孩子墓地的墓碑记载,这个年仅5岁的孩子不幸从山崖坠下,父母为此痛不欲生,父亲并没有把他心爱的儿子葬在教堂墓地,而是在悲剧发生地附近留出了一块特别的土地作为他儿子的墓地,以纪念幼子的离去。

时过境迁,失去孩子的父母日子过得大不如前,转让墓地上的土地成为了唯一的选择。但因为种种不舍,父亲向新主人提出了一个特别请求:将孩子的墓地作为土地的一部分永久保留,即如果土地再发生转让等权属变更,墓地归属于该片土地的事实都不能改变。

新主人慷慨的答应了父亲的请求,并把这一条写进了契约中。这也使得该土地虽然在此后的一百余年时间里几易其主,但孩子的墓地始终被保存了下来。

与此同时,随着城市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逐渐向北移动,小男孩墓周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据《纽约论坛报》(the New York Tribune)报道,1873年,为开发滨河公园(Riverside Park)做准备,纽约市政府收购了这块土地,市政府官员也遇到了关于保护这个男孩坟墓的“契约”。

当时的媒体新闻写道:“谁说城市只是一台没有情感的机器?在这座城市,这个小男孩的坟墓将永远不被打扰,并得到照顾”

时光荏苒,1897年,这块土地又被选中成为美国18届总统格兰特的墓地。按照契约,孩子的墓地和总统的墓地成为了“近邻”。

时间又过了100年,在格兰特的墓地建成百年之际,时任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olph Juliani)到此缅怀,并一并对孩子的墓地进行了修整。同时,朱利安尼还动情的为孩子墓地亲自撰写了一段近似于墓志铭的文字,以表达世人对孩子的怀念。对,就是我们熟悉的特朗普律师鲁迪·朱利安尼。

墓地历经了百年洗礼,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而且墓地周围并没有浪漫和悲伤的气氛,它只是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也许终会失去它本来的模样。但那份约定的承诺和背后的契约精神,却随时间的推移,历久弥新。如果有机会,不妨去看看这座代表契约精神的小圣克莱尔。

无论人生而平等或是生而不等,契约精神,一直以来都是规范人类行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至高标准。中国古代的智者们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一诺千金”“一言九鼎”,其中道理大致就是如此吧。

ref:

https://www.nycgovparks.org/parks/riverside-park/monuments/1206

https://www.atlasobscura.com/places/amiable-child-monument

http://daytoninmanhattan.blogspot.com/2013/01/the-tomb-of-amiable-child-riverside-park.html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 GNYLife.com】独家约稿、原创。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